海盗王动画片全集
曾幾何時,創業者們一張嘴就是如何顛覆BAT,幾年過去,創業者已不復當年之勇,現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被阿里騰訊收購;曾幾何時,BAT是中國互聯網行業的三座大山,如今百度已去,三人行變成了二人轉。 這年頭想在互聯網圈子里占有一席之地,后面就必須有個靠山,不是阿里,就是騰訊。這兩家公司的陣營之廣早已人盡皆知,就連平時在小圈子里不問世事的二次元宅們都知道b站背后有騰訊,a站后面有阿里。所以在a站關張的那幾天,acer們才能夠底氣十足地說出“投資a站符合阿里對抗騰訊的戰略”。顯而易見,站隊阿里還是騰訊不是選擇問題,而是生存問題。這是所有中國互聯網企業必須思考的,如果你還沒考慮,只能說明你對自己的項目完全沒信心。 從2012年至今,BAT在全球范圍內總共發生了174項并購交易,投資金額達到了1124億美元,其中騰訊投的最多,達到了625億美元。這個數據還是2017年的,到了現在肯定還有更大幅的增長。另據不完全統計,如今騰訊參股約有400家企業,阿里參股有近250家企業,其中除了游戲行業阿里參與較少外,基本上在所有行業的投資阿里和騰訊都有重疊,涉及的分類也是五花八門。 現在中國互聯網生態的情況就是兩強爭霸,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要么站隊,要么戰死。而且這種局面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會改變,它將成為中國互聯網的一個常態。 2018年第一季度,兩個巨頭之間的競爭更是到了白熱化階段,最近美團收購摩拜一事引發大眾關注,因為就在不久前,阿里宣布收購餓了...
在前不久閉幕的全國兩會上,經表決通過了組建文化和旅游部的機構改革方案。部門的整合勢必帶來產業的調整,那么文化和旅游之間的關系是什么?又該如何相互促進?發展過程中會遇到哪些困難?這些問題作為從業者必須思考清楚。 組建文化和旅游部的意義 首先,文化和旅游本身就是緊密相連的兩個產業,文化是旅游的內涵,而旅游是文化的媒介。我們現在要講好中國故事,展示中國形象,很重要的一個方式就是以旅游為媒介,宣傳中華民族的文化內涵。讓世界了解中國的文化,才能提高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為我們的經濟發展帶來更多機會。 其次,文化和旅游在行政上的結合,最直接的意義在于優化配置現有資源,形成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相結合的有效管理,為我們過去單一的旅游產業賦予全新的文化底蘊。對于挖掘地方特色,實現地區平衡發展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文旅產業對比傳統旅游業的優勢 傳統旅游行業主要是憑借景觀和歷史資源吸引游客,依靠交通、游覽、住宿、餐飲和購物等方面的硬件設施來獲取收入。所以我們以前出去旅游,主要就是游覽景色,參觀當地歷史建筑,但是這種模式太過單調,每到一個地方游客就是拍照、購物,很容易審美疲勞。但是有文化的結合就不同,不同的文化可以讓游客對景區有更深入的體驗,文化還可以和景色、飲食、歷史進行互動,讓旅游變得立體。 比如GIO華興控股集團近期投資的新疆福海景區,我們一方面是看中了烏倫古湖、銀沙灘這類景點資源,但更重要...
從23日特朗普簽署對華貿易備忘錄至今,網上各種聲音不斷,其中也不乏叫嚷著不能慫就是干的。其實中美貿易戰不是打與不打的問題,巴掌都呼臉上了,不還手是不可能的。也不是勝敗的問題,只有小孩才看勝敗,大人只看利弊。 到現在為止美國出招,中國還招,打得有來有往,具體涉及的領域下圖已經說得很詳細了。 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美國作為世界科技強國,為什么要加收中國高新技術產業關稅?中國是農業大國,怎么還通過農產品來打擊美國? 有一點必須明確,那就是之所以打貿易戰,絕不僅僅是經濟問題,更多的是政治問題。現在中國有一項重要的戰略是“中國制造2025”,這項戰略的目標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百年之際,中國達到世界制造強國陣營中的上等水平。也就是說到了2049年,一提制造強國除了美國、德國、日本外,還要加上個中國。 這種事情美國當然不能允許。我在之前關于“反全球化”的文章中提到過,現在全球是一個分工合作的狀態,不同國家就像蜜蜂一樣各司其職。但如今當工蜂的想當蜂王,蜂王能允許嗎?所以就通過加關稅來限制你的科技產品出口,讓你沒辦法通過打開美國市場獲得發展資本。 同樣的,中國向美國農產品加征關稅也不僅僅是在經濟上還擊,加稅后受影響最大的是美國農民,他們自然要找特朗普討個說法。最后就變成了美國打擊中國制造業發展,而中國干脆讓特朗普下臺。 無論雙方在政治上如何博弈,貿易戰都必然會造成經濟形勢的變化。而中國對美國農產品...
戰爭離開我們已近半個世紀,如今,它又以另一種形式卷土重來。 今天0時50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正式簽署對華貿易備忘錄。特朗普當場宣布,將有可能對從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并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并購。我國對此也迅速做出反應,商務部發布了針對美國進口鋼鐵和鋁產品232措施的中止減讓產品清單并征求公眾意見,擬對自美進口部分產品加征關稅,以平衡因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給中方利益造成的損失。 美國對華展開貿易戰其實不算突然,去年8月14日特朗普發起了對華“301”貿易調查,調查的目標是中國知識產權問題,主要涉及了中美間高科技產品貿易,而現在對我國600億商品加征關稅正是這次調查的最終結果。 所有戰爭的背后,都有著利益的糾葛,此次中美貿易戰打響,背后就是特朗普倡導的美國保護主義政策。在次貸危機之后,各個國家為了應對危機都通過央行大規模印鈔,中國和美國也不例外。但是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明白,印鈔屬于飲鴆止渴的辦法,它最終帶來的是資產泡沫。這在中國的表現就是房地產價格快速上漲,而對于美國來說,則是股票不斷上升。在美國,表面上大家都賺到了錢,但背后卻是經濟增速不斷放緩。雖然美國靠著量化寬松政策讓那些在危機中瀕臨破產的家庭和公司幸免于難,卻加重了債務的積累,最終形成債務危機。 債務問題并不是此次中美貿易戰的唯一原因,但從其中卻可以看出“反全球化”的進一步演變。 現在的國際格局就像是一個巨大...
一年一度的315晚會結束了,有喜的,也有悲。幸免于難的自然高興,榜上有名者也沒什么時間自怨自艾,當務之急是趕緊準備善后的公關行動。而除了喜的和悲的,還有喜中帶悲的。 昨天晚上,很多車主都坐在電視機前等著315晚會炮轟東風本田CR-V,但結果卻讓人傻眼,等來的不是炮轟,而是東本的廣告。有人把這戲稱為東本緊急充值成功,不過從晚會之后的輿論來看,無論東本是不是真的充值了,由自媒體和網友帶來的負面輿論不亞于被央視直接曝光。 另外最近還有一件事很有意思,那就是本應在幕后的公關公司,卻反客為主搶了晚會的風頭。 3月14日,亞洲最大的公關公司藍色光標因為一名員工的爆料成為眾矢之的,很多人都在等著看公關公司怎么公自己的關。從現在的結果來看還算是成功的,因為原文好像已經刪除了。 但無論是東本還是藍色光標,都讓我們看到了一個趨勢,那就是公關企業將不得不面對行業的變革。 以前公關公司想要掩蓋或解決問題主要就是通過大眾媒體發文,這些媒體就是公關公司手中的王牌:渠道。掌握渠道即王道,因為話語權在企業手上,他可以讓消費者只聽到一種聲音,所以那些大型的公關公司有很強的競爭力,因為他們渠道資源豐富,這是客戶最想要的。 但是今天這種模式已經變了,自媒體的發展讓很多人成為了意見領袖,甚至每個網民都能用自己的渠道發聲。看看身邊的人,稍微會說兩句整話,能拍個照片的就可以做自媒體。更別說那些精于文案,懂得視頻編輯的技術宅了...
今天是3·15,對于金融從業者來說既是一個期待的日子,同時也是一個緊張的日子。期待的是,每到3月15日,就可以通過媒體報道、晚會了解一年來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的工作有怎樣的進展;緊張的是,隨著技術的進步出現了各種新型的金融模式,而同時,危害消費者權益的騙局也是層出不窮。 作為一個金融行業從業者,最期待的就是行業健康、穩定地發展,而其中那些不和諧的音符,無疑擾亂了金融市場的正常秩序,給消費者帶來了損失。與此同時,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及金融市場改革的深化,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通過互聯網深度參與金融活動,讓金融業的發展充滿活力。由此,金融消費者保護的重要性愈發凸顯。 起源于美國次貸危機的國際金融危機也證明,金融消費者保護缺失必定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為此,針對新崛起的互聯網金融,我認為有必要從立法、金融消費者權益教育、行業自律三個方面出發,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一、立法 首先,互聯網金融立法應當從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的角度出發,對互聯網金融各機構的產品業務規則進行干預是解決網絡金融創新過程中違法、違規對金融消費者的侵害的有效途徑。我認為在立法方面我們可以借鑒國際金融業務機構在保護消費者方面的良好經驗,從消費者保護制度、披露和銷售行為、消費者賬戶的管理和維護、隱私和數據保護等多方面進行立法。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現有法律在保護互聯網金融消費者方面還存在不足,至少沒有針對互聯網金...
3月5日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引起了全場熱烈的掌聲。掌聲甚至打斷了總理的講話,可以看出代表和委員們對個稅改革的期待與支持。 我國目前的個稅起征點是3500,這一數字已經維持了7年,在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當下,居民收入不斷提高,現在中國占絕對多數的中低收入者成為了個稅的征收主體,3500元的起征點已經讓個稅變成了工薪所得稅。過低的起征標準加大了低收入人群的壓力,因此在經濟發展向好,居民收入不斷提高的背景下,確實有必要通過個稅改革來調節收入差距。 現在起征點提到多少還不確定,各代表們也是有著不同的提議,比如董明珠建議是1萬,全國工商聯提出7000,而市場預期的數字是5000。其實不論是5000還是7000,實際意義都不大,因為提升個稅起征點給工薪階層省下的錢并不多。就按從3500升到5000來算,工薪階層每個月能少交多少稅呢?只有20元左右。這20元是個什么概念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在北京20元點外賣人家都不給你送。 那么是否個稅改革就沒有意義呢?當然不是。最近幾年個稅增長率很大程度上高于稅收收入總體的增長率。去年,個稅收入同比增長了18.6%,是增長最快的稅種之一,高于稅收收入10.7%的增長率,也高于當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0%的名義增長率。很明顯,個稅的收入越來越高,而這部分錢又大多來自低收入階層,這顯然是不正常的。 今年兩會上雖然提出了要提高個稅起征點,但卻并非...
最近,教育部辦公廳、民政部辦公廳、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聯合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 從媒體針對這一《通知》的報道中可以看出,現在的補課費用越來越高,而對于家庭來說這又是一筆不得不花的錢,有的家庭甚至一半的收入都要交給課外補習班。付出如此之高的代價,只為讓孩子補課,而家長們還都趨之若鶩,這明顯有違常理,因此四部門重拳出售打擊也在情理之中。 《通知》中明確了兩個主要整頓的方向,一個是整頓那些存在安全隱患和沒有相關資質的課外教育機構,另外就是對超綱教學、應試教學、中小學非零起點教學的“堅決查處和糾正”。前者沒問題,屬于硬性規定。而后者所規范的內容就比較“軟”了,這一頓組合拳打在課外補習班的臉上,他們覺得很冤枉。 補課機構畢竟是商家,目的是獲取利益,有多少這樣的機構,教什么內容,其實是跟著市場走的。家長花錢讓孩子去校外補課,不是因為這樣的商家多,而是家長有壓力。現在好學校都把錄取線抬得很高,就是為了從根兒上提高自己的升學率。一次中高考失敗,學校招牌就砸了,所以學校在錄取的時候就要擇優。這個優怎么看出來?還是要看成績。所以學校在一開始招生的時候就要招那些有優秀的,家長為了讓孩子能上好學校,也只能給孩子拼命報班提升。 其實大多數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個快樂的童...
春節假期已經過去好幾天了,但早上上班的時候仍然覺得路上的行人比往常少了些。開始以為是錯覺,看了相關報道才知道,確實有很多人春節回家后就“一去不返”,在老家買房置地了。 雖說北上廣一線城市吸引著全國各地的年輕人和創業者,力求在這里尋找高待遇的工作和豐富的娛樂資源,但近年來這種趨勢卻有明顯下降的趨勢。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外來常住人口開始出現小幅下降,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的。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多,有主動的,也有被動的,但不可否認的是,大城市在包容力和生活條件上都在相對下降。 以北京為例,近幾年一直在疏解人口,轉移低端產業,但從去年開始疏解的力度明顯加大。打個比方,疏解就像是在看病,以前大夫手法好,你基本感覺不到疼,但去年的手法重了,有種快刀斬亂麻的感覺,在網上也引起了相關討論。 不過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其實真正清理的并不是人口,而是產業。但通過清理低端產業,實現了就業人口向低線城市的轉移。我們知道,任何地方要發展,除了資金外,最主要的就是要有人。國家未來的發展目標是實現各地區的均衡發展,也就是解決地域間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問題,這需要大量的勞動力來完成這一使命。政府通過政策調控,一方面幫助大城市緩解人口壓力,另一方面也在為三四線城市的發展帶來勞動力。 除了政策調控外,其實大城市本身的吸引力也正在下降,其中差距最明顯的就是生活環境。拿北京來說,以前一提北京最先想到的是首都,是就業機會...
“人們不去不是不想去太空,而是認為去不了,不會成功,所以放棄,因此我創辦了這家公司——SpaceX,讓人們認識到,這件事是可以做到的。” 這是馬斯克在2002年創立SpaceX時說過的話,也是SpaceX誕生的原因。十六年過去了,馬斯克離他的目標又近了一大步。 北京時間2月7日4時45分許,SpaceX旗下的新型火箭“重型獵鷹”(Falcon Heavy)首飛成功。雖然中芯級火箭在回收過程中墜毀,偏離目標約100千米,但兩枚助推器成功返回,跑車也被發射進太空。事實上,“重型獵鷹”的成功已經讓人類殖民火星的愿望變為可能,《三體》中的未來場景也已不再遙遠。 火箭成功發射后,各大媒體紛紛報道,網友們也是積極評論,其中有贊揚的,有分析的,也有酸的。那么究竟“重型獵鷹”的技術含量有多大,成就有多高呢?我借用中國在2016年首飛成功的長征五號數據進行了一下對比,發現真的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長征5號的最大突破是實現了25噸重物運往近地球軌道,極限是運送一個5噸左右的火星探測器到火星。而重型獵鷹的近地球軌道載荷達到了63.8噸,抵達火星的載荷達到了16噸,是我們的三倍。 這樣比可能有人會覺得不公平,因為長征五號畢竟比重型獵鷹早了一年半,但是重型獵鷹不僅超過了長征5號,同時也碾壓了在2018年2月7日之前美國現役最牛的重型火箭“德爾塔IV型”,它的近地球軌道載荷為28噸。 中國計劃在2030年實現載人登月計劃,這個計劃要求火箭載荷必須達到一定標準才能成功,所...
< 1.. 3 4 5 6 7 8 9 10 11 ...20 >
葛小松

葛小松,銀行家、投資家。具有金融投資領域管理經驗,長期進行相關領域研究與探索,并形成自己獨特的行業觀點。在文化旅游、地產開發、農業開發等行業具有影響力和駕馭力,主導數十項成功的投資案例。著有《資本大格局》、《現代金融投資者保護》兩部著作。熱心慈善和公益事業,積極履行社會志愿者職務,并擔任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理事長一職。

海盗王动画片全集 8806943456566032522565333739899843944321227881893597439201688783464059417761889524686926324929481999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